恥辱2

Dishonored 2

輻射4

fallout 4

你我都是一塊磚 Bethesda發布會現場紀實

作者 大力   編輯 大力   2015-06-15 15:58:05

本時代的游戲產業的黃金世代開始了,我們趕上了好時代,都是這偉大一步的墊腳石和見證者。

Bethesd發布會 信仰的力量

 

  其實,貝塞斯達(Bethesda,以下簡稱B社)的E3展前發布會從門口排隊就開始了,站在人群中間,看著周圍一個一個比自己還要核心的玩家,雷電深邃的眼眸中泛著光斑,「這是一種信仰。」他看著人群中穿著避難所戰衣的Coser說到。那個C、Coser舉著自制的能量步槍,緩緩的隨著人群來到隊伍的末尾,站定,看著遠處的杜比劇院發呆。

  身后的兩位小哥開始了熱烈的討論,大聲討論著自己今年非常期待的游戲,時不時來一兩句Shut up表明自己愛游戲深之入骨,我也很想加入他們,但是插入句式還掌握的不熟練,用一個疑問句加入兩個游戲愛好者老外的談話會讓人覺得生疏,而用一個陳述句那又實在非常自來熟,我并不是一個演員,在美國,一個清潔工可能是一個演員,一個警察可能是一個演員,而一個來自異國他鄉的爛仔,還是少說幾句為妙。

  進入了劇院,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椅背上搭著一根大大的腕帶,上面寫著#BE3,看著這巨大的腕帶,我和旁邊的媒體人也進行了深遠的交流:「大哥,你覺得這個這么大,是能發聲不?」現場在放daftpunk的「Getlucky」,我倆都抖著腿。

  「這是Pip-boy。」聲音極其輕描淡寫。

  大哥望著我,把如此神圣的腕帶想象成了能發聲的玩具,我覺得我作為游戲編輯還不夠格,俗話說得好,古人望云而稱神,游戲媒體人見腕帶而Pip-boy。后來發現整場發布會這根腕帶都沒有發聲過,而顏色的變化是應了主題的走勢,但是游戲演示內容太刺激,都沒有人低頭看,最后扔進了收集桶,換到了整場發布會最實在的東西。

  座位基本已經坐滿席位,前排突然傳來的歡呼聲,趕緊站起來看看發生了什么,今次不能錯過了什么大人物,結果發現他們看到了自己發布的推特在前方大屏幕上顯示出來而感到興奮不已,訕訕的坐了下來,我和旁邊的老哥開始交談,我期待他最好是某個大公司的負責人,或者是IGN、GS的媒體人,可以取取經。

  然而并不是。

  他說我是youtube某個自頻道的博主,來現場取材的,這時豪鬼(GOUKI)發來了信息,表示他的附近坐的幾乎大部分都是自媒體博主,看來B社非常明白自己作品應該對應的受眾:更有時間深深挖掘一個游戲內在的人。一個目標群體定位準確的廠商,加上一票質量很高的游戲,以此發生的聚變反應將會讓整個業界震驚,開一個屬于自己的發布會,也是情理之中。

  《毀滅戰士》的推倒重做表明了娛樂別人首先娛樂自己的決心,近身QTE+各種爆漿的戰斗場面讓老美們興奮,一位小哥他每次都在《毀滅戰士》的演示段落完結后起身鼓掌,一個人站在那里瘋狂的拍手,「我不要自己有多大的力量,我展示出自己的愛,就是想讓他們知道而已!」我猜他是這么想的,我自己也在盤算著,如果《鐵拳7》能公布家用機版的發售日,我是不是要現場去翻個跟頭討個彩頭。

  回過頭來B社就開始繼續信息大轟炸。

  今年意料之外的事情真的不少,B社開始運營Bethesda.net,并有意將此打造為自己的內容平臺,吸引一大批玩家前來朝圣,《毀滅戰士》的snpmap「簡單地圖編輯器」將跨越平臺的界限,讓玩家們能夠發揮自己的想象力。

  《恥辱2》羞羞得在發布會之前就被悄悄泄露了,《輻射》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恥辱2》來一個晚節不保,除了官方刻意為之,我想不出任何能夠形容的詞匯。這還未完,當我看到第一個主角小腳跑步的時候,我和雷電說:「主角是個女的!」你們不要問我為什么我能看出來,畢竟是中國古拳法傳人,跑步動作看不出一二如何做正義的伙伴?

  游戲并沒有受到觀眾應有的強烈反響,只說明一個問題,這是暴風雨前的平靜,《恥辱2》找了一個很特別的時刻來表達自己的存在,但是觀眾們眼里已經看不到他了。

  然后主持人表示沒有了,今天就開到這里了,群眾全場開始鬧別扭,躺地上的,爬上舞臺的,并且大聲喊道:「安可安可安可!」返場什么啦!?《輻射4》就是這么傲嬌大家真的是沒有想到,這是前排的大哥還沒從《毀滅戰士》的余震中回過味來,不斷地念叨著:「Badass,demon,Badass,demon。」

  《輻射4》順利登場,全場照例尖叫,具體的情報請參見我們的文章。腕帶式Pip-boy公布后瞬間炸裂,有的人表示自己早知道就不做這個道具了怪費力的,沒有的人開始交頭接耳,紛紛打聽哪里可以買得到,然而除了收藏版包含外,也并沒有單獨販售的計劃,讓人憂傷。之后屏幕一陣抽搐,又冒出來一個新的輻射作品。手機的造型出來的時候,大家是非常拒絕的,有人在臺下喊:「你認真的?」制作人表示:「我認真的。」

  比真金還真,《輻射 庇護所》手游發布會結束后瞬間就發售了,引用制作人自己的話:「這游戲靈感來源很多,比如《XCOM》啊,《模擬人生》啊等等,做這個就是想讓大家圖個樂子。」大哥你可以的,游戲靈感來自這些個游戲,發售策略和老任一樣簡單直接,而為了圖個樂子,一個手游做出來下面的尖叫聲都比《Battlecry》來的高幾個key,也難怪「戰吼」的制作人都沒來,播片兒完事兒。

  最后到了發禮物的環節,因為大家的掌聲久久不能平息,所以主持人的結束語我都沒有聽見,然后人流開始全面向門口聚集,分流的工作人員夾雜在人群中費力的嘶吼:「上繳腕帶,拿你們的玩具!」然后我瞬間就看到他的腦袋淹沒在了美式肌肉群里,他們的眼里沒有你,只有玩具。旁邊一位壯漢拍了拍我:「這是一人一個還是一人一套?」我有些顧慮:「應該是一人一個吧,B社再有錢這么送也是不好的。」

  然后工作人員遞給我一盒,里面有三只,一個《毀滅戰士》的惡魔,一個《恥辱2》的女姐姐,一個《輻射4》的動力裝甲,我默默看了看空無一物的禮物桌,回頭看了看愣在那里的壯漢,飛也似的跑向了劇場的出口,「U SHALL NO PASS!」我心里想著。

  經此一役,本時代的游戲產業的黃金世代開始了,我們趕上了好時代,都是這偉大一步的墊腳石和見證者。

 

| (2) 贊(2)
大力 游戲時光編輯

中國古拳法傳人,一個既是干柴又是烈火的正義伙伴,在攻克了諸多美式游戲后,開始嘗試可怕的JPRG。

關注

評論(2

跟帖規范
您還未,不能參與發言哦~
按熱度 按時間
飞禽走兽经验打法